第五回合我們讀的是Jacques Derrida《書寫與差異》中的〈殘酷戲劇與再現的關閉〉與〈人文科學話語中的結構、符號與遊戲〉兩篇文章。在〈殘酷戲劇與再現的關閉〉中,Derrida從亞陶對於「殘酷劇場」的相關思考出發,討論了技術與形上學之於「現代劇場」的關係。另一篇〈人文科學話語中的結構、符號與遊戲〉影響頗大,幾乎是文學理論耶魯學派的必讀文獻,清楚地提出「遊戲」的概念來補充「結構」概念的不足。
讀本:
〈殘酷戲劇與再現的關閉〉與〈人文科學話語中的結構、符號與遊戲〉。收於:Jacques Derrida著,張寧譯,《書寫與差異》,北京:生活・讀書・新知三聯,2001,頁417-450、502-525。